乐夏1年,跑男5年,快本22年,这些年我们追过的综艺

想来也不知道当年怎么那么感同身受,每当女嘉宾伴随着“砰砰”的声音灭灯时,很多观众也和男嘉宾一样枯萎了。 04. 他们最大程度能还原的,也只是建立在艺人本身身上的人设。 在...


想来也不知道当年怎么那么感同身受,每当女嘉宾伴随着“砰砰”的声音灭灯时,很多观众也和男嘉宾一样枯萎了。

04.

他们最大程度能还原的,也只是建立在艺人本身身上的人设。

在《遇见你真好》中,所有真实的细节都被放大了。微表情,小动作,内心的情绪,这些本能的反应是“真人秀”的“真”所在。有些女嘉宾被画面呈现出的细节萌得满脸通红,比自己谈恋爱还要激动。

“主流和圈层之前看起来是对立的,其实现在是突破点。对于现在的年轻人来说,主流就是喜欢自己喜欢的事情。”

【写在前面】

故事在2005年以超女冠军李宇春登上《时代周刊》走向高潮。在亚洲版《时代周刊》的封面上,她穿着黑色上衣,顶着2005年最火的爆炸头,身旁印着“ASIA’S HEROES”。

牟頔也没瞒着:“现在基本上很难有亿级以下的头部项目,大家都是过亿的项目。”

说国产综艺,跳不过快乐大本营。这档自1997年播出的节目已经有了22年的历史,以至于这两年总有年轻嘉宾诚恳地说:

经济学里有个词叫“盘活”,听起来很有画面感:一桌子齿轮环环相扣,但寂静无声。这时候有人往上拧了个螺丝,所有零件轰然启动。

刚和乐手们接触的时候,米未的人和彭磊说,我们做这个节目的初衷是希望让乐队被更多的人看见,结果彭磊眉头一皱,投来了质疑的眼神。

将近一个小时的采访中,这是《乐夏》总制片人牟頔唯一一次提到理论性的东西。她的语调很柔,像个大学老师,但是讲话的逻辑却是个绝对的实战派。

制作组自己都目瞪口呆,这才明白过来是先前给艺人的心理疏导起效了。综艺开机前,他们花了大量时间给嘉宾们讲述和播放韩国的原版《Running Man》。

【尾声】

《非诚勿扰》已经停播了,有一句名言却长久的流传了下来。一名女嘉宾高声呐喊出的“宁肯坐在宝马车里哭也不肯坐在自行车上笑”为无数营销号贡献了标题,而当年感慨世风日下的观众们一定没想到,若干年后的如今,我们的婚恋节目开始走“纯纯的恋爱”这样的路线。

而在《男生女生》时代做摄像的陆皓,如今已经是恋爱节目《遇见你真好》的总导演了。谈起节目从相亲到恋爱的路线转变,陆皓导演说:“这一直就是永恒的题材。”

“商业是综艺的结果或目标,”她说,“综艺的本质还是创造者想表达什么。至于你的表达最后能不能触碰到那个商业的点,那个是运气。”

从这里也能看出综艺节目体量的变化。和牟頔聊到投资时,我们记者特别谨慎地问:“大概投资是,千万还是亿?”

综艺到底是什么呢?

毕业后,牟頔进入央视,负责《喜乐街》时是“央视最年轻的总导演”。然而2014年,离开传统电视行业的她,投身到互联网的新浪潮,把《奇葩说》策划成了一档爆款综艺。

一部剧要有好坏,有喜剧人物,有悲剧人物,而这些都是需要节目组的“预设”——通过分析嘉宾的性格,判断两个人相遇会产生什么样精彩的反应。

1998年3月13日,何炅首次和李湘搭档主持《快乐大本营》

而在诸多综艺中,还有一个类型的节目,经久不衰,且在这些年脱胎换骨。

“节目只是冰山露在海面上的那一部分。冰山下面那个80%的体积,再加上冰山上面那个角,才是产品的所有。”

《遇见你真好》素人嘉宾合影

《超级女声2005》现场照

造词者一定没想到,这两个字在日后会被文娱圈的人借走,并高频率地应用到内容创业中。

然而时也运也,《男生女生》并没爆火,倒是一档叫《非诚勿扰》的在线相亲节目在那些年出尽了风头。

综艺是艺术吗?是商业吗?我们都下不了定论。我们唯一能知晓的,便是当幕布拉开,好戏开场,最忙碌的地方,也是聚光灯照不到的地方。

甚至是,更疯狂了。

“因为每个人都会经历这个阶段,都会经历年轻,青春的萌动,都会到男女谈恋爱,到谈婚论嫁这个阶段。”

后者玩得再开也是在舞台上,明星们妆容精致衣着得体,来节目上是为了宣传电视剧和新歌。而到了《跑男》里,嘉宾就是常驻主持人,玩的游戏对抗性极强。

《奔跑吧,兄弟》第一季剧照

这和韩国原版的《Running Man》脱不了关系。原版里,韩国艺人们能在泥潭里打滚,在趾压板上跳霹雳舞,这都是国产综艺里见不到的。决定翻拍初期,导演陆皓收到了不少原版粉丝的投诉:

时过境迁,当初在烈日下拉票的“玉米”们如今多以成家,而那些“想唱就唱”的姑娘们也已悄无声息。有时候在一色妆容艳丽的女星里看见她们的身影,你甚至会有些恍惚:

我当年是不是给她投过票?

一届又一届的超女快男仿佛造星工厂,把无数年轻的男孩女孩带进了娱乐圈镀金的门槛。很多人都不知道,最后一届同系列的选秀变成了网播,无声无息地开始,又无声无息地结束。

“我们每年引进那么多大片,那些大片的价值观是藏在它的那些精良的制作、有趣的故事和丰富的情感下面的东西。创作者不能只看到特技,而要去思考,如何把底层的中国式的价值观,通过你的作品传递给中国人。”

每当此时,何老师脸上便会露出一种欣慰又复杂的表情,而见证了三代主持人更替的观众朋友们也几乎要流下时代的眼泪。

2010年,“剩男剩女”这俩词刚被叫响,也没人反应过来其中的冒犯感。反倒是“单身”二字,虽然如今后面跟着“狗”,但当年能和“贵族”并肩站立。

《快乐大本营》对国产综艺影响深远。采访中,《跑男》总导演陆皓也回忆过,当时整个电视里面最火的节目就是《快乐大本营》,甚至于《跑男》最初的定位,就是一个户外版的《快乐大本营》。

但这种“安人设”也给艺人带来了负面的影响。随着《跑男》这样的真人秀节目越来越多,很多观众开始念叨着“出戏”这两个字。

很难听到有人这样赤诚地谈梦想了。而《乐队的夏天》的成功,无疑代表着她又向前走了一步。节目的设置不再是为了博观众一笑,老综艺里常见的强煽情和制造冲突都被制作组摒弃。

牟頔的运气一直不错。2004年,她考上中国传媒大学,在校时就参与了不少大型项目的策划、导演工作。

国产综艺不是一步跨到这里的。

这番话就说的很动人了。

连陆皓导演自己都没想到,第一季的第一集,向来以精致示人的Angelababy二话不说跳进水里,发型全乱了。

皇后皮箱10城巡演票务售罄,旺福、刺猬专辑断货,9家顶级时尚杂志出街报道,总发刊量高达600万册。

也就是在拍摄的过程中,汽车资讯“综艺人设”这个东西出现了。李晨成了“大黑牛”,郑凯成了“猎豹”,他和baby之间也有了若隐若现的CP感。说到这,陆皓开玩笑:“那个时候,我和邓超还是CP呢。”

选秀。

当他们离开综艺,再次出现在电视电影的屏幕上时,很多观众已经觉得自己没法把他们和综艺里那个人分开了。尤其是,综艺一周一次,每部影视作品之间却会面临很长的空档期,“综艺身份”对“演员身份”的摧毁力量太强大了。

国产选秀的鼻祖当属《超级女声》。除了歌声一无所有的年轻姑娘们怀揣梦想从全国各地汇聚长沙,又在比赛结束后走到了更遥远的地方。

真真假假,虚虚实实。无论设定如何,观众看高兴了,一切便是皆大欢喜。

而为了《偶像练习生》夜不能寐的你,到底和为了《加油好男儿》淘汰掉李易峰痛哭流涕的你表姐有啥区别?

精彩弹幕,尽在客户端 

不过对陆皓导演而言,这套东西他早就见识过了。在卫视做摄像的时候,电视台就做过一档叫《男生女生》的节目,里面有一个桥段是在大巴上配对。

新裤子在《乐队的夏天》表演《别再问我什么是迪斯科》

在他看来,说唱这类的题材能火,是因为符合了年轻人喜爱的潮流。而他们做节目立选题,也得符合年轻人的潮流。

观众没见过这样“整艺人”的综艺,“撕名牌”这个游戏更是红极一时。包括学校和很多公司在内,撕名牌都成了各种聚会的破冰项目,这算是综艺渗透出屏幕的一种表现。

和如今许多恋爱节目的的创作理念几乎不谋而合。

《非诚勿扰》节目现场照

“跑男团”节目中在泥潭里折腾

“你喜欢哪个男生,第一印象,你就坐在哪个男生的旁边。”

《跑男》的成功之处在于他并不是完全复制了原版的《Running Man》。虽然制作组也试图对应韩国的节目,但是最后发现,能复制的只有元素。

“我是看着快乐大本营长大的。”

但影响将是潜移默化的。正如陈伟说的一样:

说唱是圈层,街舞是圈层,乐队也是圈层,这在以往的综艺领域是不多见的。被问到“圈层”这个词时,陈伟站到了年轻人的角度。

艺人们也是摸着石头过河。陆导记得很清楚,《跑男》的第一期收视率并不高,但到后来几乎是成倍的往上翻。

精彩弹幕,尽在客户端 

02.

你或许没听过这个名字,但她的头衔包括了《奇葩说》的总制片人和监制,以及米未联合创始人CCO。和米未创始人CEO马东比起来,她似乎站在了冰山的更深处。

《中国新说唱》节目现场

但真人秀终究离不开“秀”的部分。

接受采访的时候,她说:“我创业的最大目标就是要做一家和迪士尼一样伟大的公司。”

陆皓导演透露,最终出现在节目里的嘉宾,是从一千多个报名者里选出来的。而选择的标准,是看这些人能不能“成剧”。

而最近叫的上名字的综艺,似乎也都没逃开一个词:圈层文化。

而这一切,都是因为一档叫《乐队的夏天》的综艺。在此之前,很难有人想象,被视作消遣的综艺节目,也可以有这样强大的能量。

别说观众,导演本人都没什么信心。陆皓导演这样回忆:“那个时候一个多亿的投资,我是总导演。领导跟我说这个话,我当时没敢接。”

然而如今的司空见惯,于2014年却是“我们卫视从来没做过这么大规模的节目”。一亿多的投资抛在一个没有先例的项目上,《跑男》顶着巨大的压力开机了。

“像李光洙,找不到呀。怎么可能找到李光洙呢?他本身这个人就是唯一性的。”

相比于把明星在节目上凑CP的节目,如今的恋爱综艺愈发的倾向于找素人。纵然入选的嘉宾们颜值和社会地位比大多数人都出类拔萃太多,但和明星相比,他们更能让观众产生代入感。

其实无论是《乐队的夏天》,还是《中国新说唱》,包括小范围爆过的《这就是街舞》,都有选秀的元素在里面。

“你们不要糟蹋这个节目了,你们不要做了,没人看的。”

对现在都市里工作的年轻人来说,甜甜的恋爱比升职还难。早九晚九没双休的加班把人所有的精力都榨干了,与其掏心掏肺谈一场未必有结果的恋爱,还不如看屏幕里的人打情骂俏,又像偶像剧,还有代入感。

“主打素人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比较接地气,是我身边的人,”陆皓导演说,“因为素人不会表演,他给你的反应可能更真实,艺人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表演的氛围在里面。”

明星太多的出现在综艺上,又暴露了过多真实的自己。一方面,把自己和观众拉近了,另一方面,却又把演员的神秘感消耗了。

你看你隔壁工位那个把火箭少女贴在屏幕上的男同事,是不是和你初中给超女拉票的英语老师神情有几分相似?

2019年夏天的媒体圈,最热的两个字莫过于“乐队”。即便抛开各大平台上的数据不提,这两个字也给各行业带来了真金白银的进账:

但《跑男》与《快乐大本营》的不同之处远远不止场地。

“怕出戏”是许多明星拒绝真人秀的原因,但有一类真人秀节目倒是一直没面临过类似的问题。原因很简单——他们的嘉宾,是素人。

但结果是他们兑现了这个承诺,和彭磊的一百万粉丝一起。

可选秀这种“由观众成就爱豆”的模式还远远没有走到尽头。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偶像,这么多年了,年轻人仍然可以轻易陷入爱情。

“识时务者为俊杰,”陈伟说,“人要做符合潮流的事,与时俱进嘛。”

01.

在水下的冰山里,制作人们放开手脚,把综艺这一体裁探索到极致。观众们全方位的感官受刺激,哪有不疯狂的道理。

采访《新说唱》的制作人陈伟时,他也道出了事情的原委。作为爱奇艺的高级副总裁,陈伟专注于小众题材,也有把小众题材成功运作成爆款的先例。和牟頔一样,他也是从电视节目转型到网综的。在陈伟看来,卫视只是做“节目”,而网综则是做“产品”,节目变成了产品中的一部分。

《这就是街舞》易燃装置战队

他可以只做个笑星,用尽浑身解数,只为了博观众一乐。他也可以爆发出很大的能量,把小众爱好推上主流舞台。而在牟頔口中,综艺更像是“点了个炮”,至于后面能响多久,谁也不知道。

差不多的年龄,又都是女性,观众的表现不会和嘉宾差太多。

03.

“综艺本身是不是艺术就一直是个模糊的边界。我们上学的时候说,所有的艺术形式里包不包括综艺,老师也没谈。”

,,

相关文章